做人嘛最重要就是骚

未词

《伪番外之新婚见鬼》②

老板娘叹了口长长的气,神色极为惋惜道;“是有一个这种类似的,那确是一个极大的悲剧。”魏无羡眼睛一亮看向蓝忘机,蓝忘机也不约而同看向了他,果然!老板娘絮絮道;“约摸两个月前,我们这里有一户富豪人家——姓林,准备办一场喜事。林家千金林清雨貌美如花,花门镇求娶的人都快踏破了林府的门槛,但林千金没有一个看上的。这准新郎啊是从外地来游历的一位很有身份的大人物!偶然在街上见过一次林千金便钟情了。这郎才女貌,门当户对的,如此美好的一个爱情故事,当时在花门镇广为流传。但是——好景不长。就在这婚期前几日,突然有几个花门镇的姑娘冒出来指认那准新郎就是那个一年前来到花门镇横行的采花贼!这个消息一出,林员外哪里肯把女儿嫁给他!这林员外也是个狠心人,刚取消成亲宴就找了个媒婆和李家——也是我们这一户有钱人家定了亲!那采花贼在林府门口跪了三天三夜也没等到林姑娘出来见他,后来那采花贼就入狱了。本以为事情就这样结束了,但是就在林家和李家操办成亲宴那天,这采花贼越狱出来抢亲作乱,活活被乱剑刺死……”打发走了老板娘,魏无羡深深叹了口气,摇摇头道;“确是一件令人惋惜的悲剧,那林姑娘倒也是可怜,好不容易遇到个喜欢的人不用被包办婚姻,没想到竟是个采花贼!”蓝忘机竟也难得“嗯。”了一声算是附和。魏无羡沉默了一会儿突然“啊!”了一声,闻言蓝忘机不解地朝他看去,魏无羡拍了拍自己的脸惋惜道;“方才忘记问金家可有无掺和此事了,唔,但是问题也不大,走吧走吧,去林府看看,蓝二哒哒~”临近姑苏,魏无羡便想起这甜糯的姑苏话来,不禁想要调戏一番蓝忘机,不出意料的,蓝忘机耳朵微不可查地红了,于是魏无羡放声大笑起来。
林府果真如老板娘所说那般富豪,大门口金灿灿的牌匾快闪瞎魏无羡的眼睛,魏无羡大大翻了一个白眼,有钱了不起啊!蓝忘机上前极有礼貌地扣扣门,门童眨巴着眼睛,模样霎是单纯地轻声问;“来者何人?”魏无羡眯了眯眼,蓝忘机知道每次他眯眼,就是要使坏的前兆。果然,只见魏无羡难得端起严肃的神色,一本正经地对门童谎道;“我二人出游路经此地,突觉贵府上空邪气环绕,恐有异象,你且速去通报你家老爷!”那门童一见蓝忘机仪态不俗,又见魏无羡神色凛然,吓得声音都在发颤;“当……当真如此?仙人且稍等!我这就去!”门童跑远后,蓝忘机见魏无羡憋笑憋的辛苦便伸出手抚了抚他的背,魏无羡喘道;“你瞧我说的没错吧,有你在,我们根本就不用偷偷摸摸翻墙了!”
没过一会儿,那门童又慌慌张张跑了回来,身后还带了几个人,其中一人道;“仙人这边请,我是林府的管家。老爷今日出去了还未归,现已派人去寻了,麻烦两位仙人进来稍坐片刻了。”魏无羡和蓝忘机交换了一个眼神便跟着去了客堂,不想这一去就遇到了熟人……

评论(1)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