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人嘛最重要就是骚

未词

《伪番外之新婚见鬼》①

魏无羡与蓝忘机云游四方,所到之处邪祟尽除,渐渐的,民间便有了“神仙眷侣”一称。
魏无羡听这称号听得乐呵,蓝忘机也就由他去了。此时魏无羡正倚在蓝忘机怀里看夕阳,小苹果在一旁安静地吃苹果,蓝忘机端坐在草坪上,白色的衣裙便摆了一地。此情此景,倒真有几分神仙眷侣的意味。气氛正好时,魏无羡突兀的一声“啊!”伴随着抬头的动作,冷不丁一下撞到了蓝忘机的下巴,蓝忘机微微皱眉顾不上下巴尖锐的一阵疼就去摸魏无羡的头,魏无羡也惊吓了一把忙去扒蓝忘机的下巴,扒过来就把嘴巴凑过去:“呼呼呼~痛痛飞走咯~”魏无羡在蓝忘机怀里笑的妖娆,眼见着蓝忘机眼神逐渐变得深邃,魏无羡暗道不妙,于是正襟危坐起来:“蓝湛!我方才突然想到不日便是江澄的生辰,他耐着骄傲不来找我,但我知道他定是想我去的!”魏无羡托着下巴瞧着蓝忘机的反应,他和江澄自小一起长大,对彼此最为熟悉,尽管在发生那么多事情后两人没有坐在一起好好煽煽情,但魏无羡知道,他和江澄的这些心结已经解了。
魏无羡想回去,蓝忘机一眼便知,但一想到他回去是因为别人……魏无羡一直瞅着蓝忘机的脸,却见他神色越来越不好,正纳闷着,突然脑中灵光一闪——哦!他懂了!蓝忘机这是呷醋了!意识到这一点,魏无羡就乐了,魏无羡双手捧着蓝忘机的脸,眼含笑意地看着蓝忘机的眼睛道:“哟,二哥哥,好大的酸味儿啊~”心思被撞破,蓝忘机似有些恼地一把将魏无羡推倒在草坪上,力道有些大,但好在另一只手护住了魏无羡的后脑勺,草坪也够软,两人这才不至于摔疼。
“哎哟二哥哥!我错了错了!放过我吧!”
“天天。”
……
没过几日,魏无羡和蓝忘机就赶到了兰陵的一座小镇。在一家客栈落脚后他们便听说了一桩“邪门”的事。
“这一个月来就闹了两次人命!全是大喜之日双双新人毙命!”老板娘绘声绘色地讲着,时而喝口茶,讲到精彩处又手舞足蹈起来,蓝忘机不语,魏无羡倒是兴致勃勃地着:“那报官了吗?”“报了有什么用!那根本不是人干的啊!”老板娘叹口气又道:“花门镇喜事多,这婚娶之事更是大喜,但这一个月来的红事都变成了白事!死状霎是凄惨!而且……”老板娘叹叹气,脸色突然变得有些古怪,话就卡住了。魏无羡和蓝忘机对视一眼,两人都清楚这“而且”的内容不可忽略,蓝忘机随手掏出一锭银子放在桌上,魏无羡笑着说:“老板娘您接着说,相信您也不难看出我二人不是普通人,在我们面前没有什么话是可避讳的。”老板娘一面惊了这两人的大手笔,一面笑呵呵地接过了银子:“既是为民除害的仙人,有所隐瞒确是我的不是!那我就继续说了,话说这红事变白事啊,那新娘子却不知为何在洞房前就……失了身!两次都是如此!这邪甚的事自发生以来,闹得花门城红事都不敢办了!两位仙人可一定要将此邪祟斩除啊!”魏无羡笑呵呵地应了一声又问:“那老板娘可知,最近——这一两个月内可还曾有过红事变白事的案例发生,或者……大婚前新郎死于非命的……类似的悲剧发生?”蓝忘机不动声色地看了魏无羡一眼,两人相伴以来已经有了不小的默契,魏无羡知道他们定是想到一块去了。死的都是新婚佳人,这厉鬼定是对新婚有什么情结,因新婚前去世的厉鬼当然最有嫌疑。
只见老板娘沉吟了一会儿后神色庄重道:“有。”

评论(1)

热度(18)